乱落江莲*

南藤
しゅーず
Snapseed
BTS
全职高手
尽量不写垃圾出来
尽量不拍无趣之物
……只是尽量

可以接吻吗

可以接吻吗

我过一个人的生活,我以为我会一直过一个人的生活,直到你出现。
“其实也不是你一出现我就不想过一个人的生活的。”
闵玧其终于把眼睛从屏幕上移开,坐在椅子上转了半圈,仰着头看金南俊。
金南俊倚着架子在玩闵玧其的kumamon玩偶,瞪大了眼想要模仿那个傻里傻气的表情。
“真傻。”闵玧其阿爸关怀脸。
金南俊皱起鼻子撒娇地喊哥,
“我说它。”闵玧其抬了抬下巴。
也说你,也说我。
“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什么时候想一起生活的呢?”金南俊放下玩偶,撑着椅背俯身去蹭闵玧其的鼻尖,蹭得他痒痒,继而咯咯地笑,笑着笑着,两个人就吻到一起去了。金南俊并不在乎答案,现在他在自己眼前,未来也会在自己身边,这就够了。
大概是,第一次,你靠我这么近小声问我“可以接吻吗”的时候。

是快要出道的时候,那一年初雪下在深夜,两个人从公司准备回宿舍。室外飘着小雪,闵玧其对着掌心哈一口气搓搓手。一小团雾气凝在他手心,像魔法,渐而消散开去。金南俊偏头看他哥,白白软软的一团,像天上的雪,像掌心的雾。
不行,不能像,雪和雾气都会消散,会离开的。
金南俊突然紧张起来,去握闵玧其的手。闵玧其抬眼看了看他,又看看他的手。金南俊更紧张了,松了手插在口袋里,顾左右而言他。
“去买咖啡吗?”闵玧其也把手插进口袋,随口提议。没有等金南俊回答,他自顾自转身先走了。
金南俊看他的背影,不敢去想他的表情。
闵玧其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表情,大概像猫被挠了一下脖子,很喜欢,又不好意思再要求什么。
你在想什么呢。我在想什么呢。我把手拿出来的话,你会牵吗。
各怀鬼胎。
是贬义。是不可告人的懦弱。是不可逾越的一衣带水。
金南俊递给他黑咖啡,他捧着杯子就喝,无所谓烫或者苦,天知道他那时候的表情有多大无畏,无畏到金南俊看他的眼神都茫然了。金南俊也喝了一口,真苦呀。真苦呀,闵玧其的眉眼都皱起来了。他去抚他的眉头,一瞬间,又觉得心头满是甜的。
金南俊突然笑起来,凑到闵玧其眼前,
“哥呀,可以接吻吗?”
金南俊并不在乎答案,反正他吻下去的时候,他感觉到,闵玧其踮脚了。

【南糖】你是冬雪求不得

你是冬雪求不得

雨接连不断地下,整座城濛在水气里,雨不大不小,刚好是撑不撑伞都尴尬的地步。闵玧其出教室的时候,顺手戴起兜帽,兜帽大得遮住他整个脸,他便夹杂在人群中缓缓地动。耳机里不知道在播什么,总之是很没意思的歌。
“你更没意思。”他动动嘴,没有发出声。
室外风大,把闵玧其的兜帽从他头上吹了下来,雨就冷冷地钻进他脖子里。
闵玧其不能受凉,尤其胃会受不了,偏偏他又不愿多穿,在寒风里薄得像片纸。
他终于在人群中停下,抱着膝盖慢慢蹲下。
以前,金南俊总会在这种雨里给他撑伞。两个人都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撑伞的人。开什么玩笑,这一点也不酷。但和闵玧其不一样的是,金南俊会给他撑伞。对于闵玧其来说,有人撑伞比自己不撑伞酷太多了。他走在闵玧其左边,用左手撑伞,用右手搂他的肩,圈他在怀里。对于闵玧其这种常年手脚冰凉的冷血动物来说,金南俊太过温暖了。他带给他光和热,带给他一场宇宙大爆炸。
真的是爆炸。一切斑斓缤纷在轰响之后归于平静,平静到容不下空气,只留下千万星辰静默不语。
闵玧其蹲着雨里。真冷呀,没有你的宇宙。
你他妈在哪里啊。
他这么想,这么在心里大喊。而实际上,胃疼疼得他龇牙咧嘴。丑死了。他把脸埋进掌心。雨顺着刘海滴下去,沿着指缝流下来。
“我不需要你,不需要。”
是说给自己听的。死到临头最不能忘的是逞强。
“真的吗。”
金南俊伸手去下伞,再没有说话,只是大步往前走。闵玧其不用抬头就知道,他真的没有停下。
肯定不是真的。
金南俊用力握了握手里的伞。他怕得要命,他怕得手心出汗,他怕闵玧其真的不再需要他。但是他不想了,不想再做只是被需要的人了。
闵玧其缩得更小,胃绞痛揪着他胸口疼。他张大嘴,喊不出声。周围全是声音,周围没有声音,他在自己的世界里撕心裂肺。
越发冷了,可能要下雪了。求求你,掩埋我吧。
耳机里放到金南俊最喜欢的歌。这歌单果然没意思,都是你的影子。
往前倒下去的时候,闵玧其本能地伸手了,那个瞬间他突然又有了期待,期待金南俊会回来。
金南俊回来了。握住他伸出的手。
他是人生大苦,是求不得,是放不下。
求求你,掩埋我们吧。